乳腺癌
一名年轻乳腺癌患者的艰难抉择

32岁的Lexi Fiedler身体健康,热爱跑步,参加过五次马拉松比赛,没有乳腺癌家族病史。

 

因此,当她在2018年夏天发现自己乳房上有一个硬块时,她并没有想太多。她进行了快速的在线搜索,结果似乎令人放心:考虑到她的年龄,这可能与每月的荷尔蒙变化有关,而且可能会消失。

 

几周后,Fiedler进行了一次体检。为了确保安全,她的初级保健医生建议进行超声波检查。

 

直到进行了超声波检查、乳腺钼靶检查和随后的活检之后,Fiedler才意识到她患上了乳腺癌的可能性。她不断提醒自己,所有的活检结果中只有20%会被确诊为癌症。而40岁以下的女性中,只有不到5%会被确诊为乳腺癌。

 

这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她想。

 

她在芝加哥大学医学和生物科学发展办公室担任筹款人员时接到了确诊电话,得到的消息令人震惊:她患有2期三阳性乳腺癌(ER阳性,PR阳性,HER2阳性),这是一种侵袭性癌症,需要立即进行化疗,然后进行手术。

 

Fiedler感到非常害怕,她想到她的新婚丈夫和两个继子,禁不住泪流满面。几个同事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他们帮她收拾好东西,在她等待丈夫来接她的期间,带她去吃了点儿东西。

 

第二天起,Fiedler的生活变成了一系列的医生预约、血液检测和医疗程序。她从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医生那里收集了信息,她形容他们拥有癌症世界里最聪明的头脑。从她的工作的第一手信息中,她了解到这些医生拥有专业的知识,先进的治疗方法和协作风格,可以为她提供可能的最好结果。Fiedler充分信任他们,这帮助她迅速做出了一些重大而艰难的决定。

 

我感到非常痛苦,她说,但我也感到医生总是站在我这边,他们不想让我后悔自己的决定,因此和我分享了所有的治疗选择,这确实很有帮助。

 

在短短几周内,Fiedler将不得不做出改变人生的决定,这些决定是大多数更年长的乳腺癌患者都不会面临的:她是否希望自己的卵子被取出并冷冻,以便将来可以生孩子?那些卵子应该和丈夫的精子一起制成胚胎吗?她打算母乳喂养吗?她是否想通过手术切除两个乳房?她想通过外科手术重建乳房吗?如果是这样,她想要植入物还是通过手术使用自己的组织来重建乳房?

 

面对癌症诊断,有一项重大的责任是,能够迅速思考我对拥有家庭的希望和梦想是什么?我愿意走多远?我愿意为此推迟癌症治疗吗Stacy Lindau(医学博士)谈到。Lindau是一名妇科医生,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综合性医学计划(PRISM)的负责人,该计划旨在帮助有性健康顾虑的女性癌症患者和幸存者。

 

在确诊后的一周内,Fiedler开始了每天密集的冻卵过程。随后,她进行了为期20周的术前化疗。

 

20193月,她同时接受了乳房切除术和DIEP皮瓣重建手术(一种复杂的显微手术,将组织和血管从腹部移植到乳房)。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是为数不多能为乳腺癌患者提供这一治疗选择的地方之一。

 

也许最艰难的决定是她是否会有想生孩子的一天。她结婚才一年,是两个男孩的继母。

 

当医生告诉我我可能不能生孩子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仍然想要保留这一选择,她说,我最终意识到,如果我没有这么做,我以后可能会后悔。

 

一旦她和她的丈夫决定继续保留生育能力,他们还必须决定是否立即对这些卵子进行受精。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由于癌症诊断结果,这对夫妇即将经历一段非常困难的时期。她选择不让卵子受精。

 

点击此处查看相关视频和更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