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癌
家庭、朋友甚至工作帮助妈妈战胜乳腺癌


2015年底,Kristen Vitale发现自己有一个乳房肿块。她感到一阵突然的疼痛,并且注意到胸壁附近有些奇怪。Vitale没有意识到癌症这一层,但她知道这不正常,应该去检查一下。

附近一家西郊医院的乳腺钼靶检查表明,Vitale患上了乳腺癌。像许多女性一样,她的第一反应是“震惊,敬畏,恐惧,以及所有诸如此类的感觉”。

44岁。

“我结婚了。我有两个孩子。我全职工作,而且我平时很活跃”,她说,“因此我的第一个反映是,'我没时间生病'。”

幸运的是,它很早就被发现了。芝加哥大学乳腺中心外科主任、医学博士Nora Jaskowiak熟练地为Vitale切除了肿瘤,还推荐了一位内科肿瘤学家Funmi Olopade来帮助她对抗疾病。Olopade是一位医学博士,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乳腺癌专家,也是癌症风险评估和个性化治疗方面的领先权威。

他们在2015新年前夕见面,并立即建立了联系。

“从第一次见面到治疗结束,Olopade医生给了我极大的鼓舞”,Vitale说道,“她解释了治疗的风险和好处,以及任何潜在的、可能会相当严重的副作用。她知道如何帮助我选择一条治疗途径,并解释了我最终要经历的事。”

多亏了Olopade和她的团队,Vitale的治疗进展顺利。

然而,在医院之外,Vitale需要那些关心她的人给她帮助。Vitale从家庭中汲取了很多力量,这些力量对患者抗击疾病的能力影响至深。

“拥有一个支持的网络非常重要”,她说,“我丈夫来陪我治疗。他还陪伴孩子们,还包办了家务。当时我的两个孩子分别是9岁和11岁,他们在我的整个治疗过程中都非常积极。”

朋友们也来施以援手。

“当我的家人,包括孩子们,预计会承担更多的事情,无论是家务还是给我比以前更多的拥抱,他们也需要一些缓解。癌症会对家庭产生巨大的影响。只要有朋友在身边,问我他们能帮到什么忙,或者有时只是倾听,情况就会不同了。

甚至连工作也会有帮助。事实上,它成了一种令人愉快的消遣。

“就诊时,我会带着工作去”,在银行业工作的Vitale表示,“治疗期间有很多停工时间,所以我可以不受干扰地工作,比在办公室里工作更容易。我学会了更好地管理时间,完成了很多事情,这给了我鼓励。我知道我会为回到工作岗位做好准备,而且感到快乐。”

Vitale接受了化疗和一种阻止雌激素的药物治疗,雌激素正在助长她的癌症。

“它起作用了。Vitale没有了癌症,很健康,并且重返工作岗位”,Olopade表示,“她战胜了癌症,她的生活还在继续。”

与此同时,Olopade和她的同事们一直在寻找更好的药物,以使癌症治疗更加精准。这也是她在1992年创建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癌症风险诊所的原因之一。该诊所的建立是美国将基因检测新科学与临床癌症诊疗相结合的首批努力之一。

“我们不能治愈每一种癌症,但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Olopade谈道,“我们正在使它成为一种更能被治疗的疾病,而在所有的成功中,我们的患者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治疗乳腺癌的方法。我希望这一天尽快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