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科
半挂车相撞后,卡车司机接受改变人生的脑瘤诊断和“清醒”手术


Donald Schwartz来说,他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癫痫发作发生在最糟糕的时候。他是一家食品批发商的领班司机,在送货回来的路上,他的右臂开始疼得很厉害,于是他决定靠边停车。

 

卡车上的摄像头记录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Schwartz癫痫发作,他38000磅重(约34500斤)的半挂车失去了控制。他动弹不得,无助地看着卡车变形,穿过州际高速公路的三条车道,朝着迎面而来的车流撞去。高速公路的中间带阻止了车辆;Schwartz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卡车的前引擎盖在撞到混凝土屏障时向上撞碎了。

 

这次事故救了他的命。

 

Schwartz被救护车送往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急诊科。MRI显示,一个巨大的肿瘤紧贴着Schwartz的运动皮层,这是大脑中控制手臂和腿运动的部分。

 

 “这个肿瘤导致癫痫发作,并对运动皮层施加压力,这意味着必须将它切除,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神经外科医生Peter Warnke(医学博士谈到:但考虑到肿瘤没有造成其他问题,任何手术都需要非常小心地进行。

 

当肿瘤位于大脑中调节关键功能(对Schwartz而言是左臂和腿的运动)的部位时,理想的情况下,手术是在患者清醒时进行的,这样医生可以确保在切除肿瘤的同时不会损伤大脑。在Schwartz的病例中,这是星形细胞瘤三级脑癌。

 

我的第一句话是我能做些什么来战胜它?’”Schwartz回忆道。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表示:我从来没有在任何挑战面前退缩过。我坚信一个人遭遇的状况永远不会超出他的能力范围。

 

事故发生两天后,Schwartz接受了清醒的开颅手术,切除了肿瘤。首先,他接受了镇静剂,以便Warnke能够切开他的部分头骨。随后,Schwartz被允许恢复意识,接着,Warnke使用了一种称为Ojemann皮质刺激器的设备来确定可以将哪些组织与肿瘤一起安全切除。它的工作原理是用温和的电流刺激脑组织;这种人工电流会阻止组织中的神经元将其自身的电信息传到身体的其他部位。

 

病人是清醒的,所以你可以要求他移动手臂或腿Warnke解释说:如果在你刺激组织的时候他不能移动,你就知道你位于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区域。

 

Warnke切除了所有可见的肿瘤,两天后,Schwartz就在家里和朋友们一起观看超级碗比赛了。他的绷带里藏着近两打订书钉。他通过挤压橡胶壁球来恢复左手的力量——这是术后预计会出现的暂时性虚弱。

 

Schwartz还接受了为期六周的放射治疗,以靶向剩余的癌细胞。他现在正在完成替莫唑胺药物为期一年的化疗周期,并且每两个月接受一次脑部MRI检查。

 

与此同时,Schwartz重返工作岗位。由于他没有再癫痫发作,并且已经切除了导致最初癫痫发作的肿瘤,因此他可以继续驾驶半挂车,这是他29年来一直热爱的工作。不过,在回去之前,他问老板是否可以看看事故中损坏的卡车。他在撞车事故中幸存下来,只有关节擦伤和肩膀酸痛;没有其他人受伤;并且由于接踵而至的一系列事件,他现在是一名癌症幸存者。

 

那辆卡车在事故中救了我的命,如果没有那次事故,我永远不会知道肿瘤的事Schwartz 表示,而且,如果拖延太久,我可能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