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医生的医生”:病理学家如何帮助诊断疾病并找到最佳治疗方案

日期: 2018-07-30
媒体:

病理学家、医学博士Jeffrey Mueller和解剖病理学实验室经理Charlene Gettings在检查组织样本


病理学家在医疗保健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有时,他们被称为“医生的医生”,帮助主治医生对患者进行诊断,并确定最佳治疗方案。由于病理学家往往在幕后工作,普通病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做了什么。事实上,病理学家所做的涵盖了从血液样本检测到分子遗传学研究的所有内容。

在芝加哥杂志评选的2018年地区顶级医生名单中,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有两位病理学家位列其中(我们总共有三名病理学家)。一位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病理学系主任、医学博士Daniel Arber,另一位是妇科和软组织病理学专家、医学博士Anthony Montag。在此,我们与Arber医生就病理学家的传统角色、该角色在精准医学时代的变化以及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病理科的独特之处进行了探讨。

病理学家的传统角色是什么?

这一角色是不断发展的。病理学既是基础科学,又是临床科学。我们的教职员工有近三分之一只做基础科学研究,另外三分之二的人负责临床工作,包括从临床实验室和所有相关检测的监督到解剖病理学之内的所有工作。他们在手术室处理标本,查看载玻片并进行活检和切除标本的诊断。我们也会进行一些尸检,但这只是我们工作中一个非常小的组成部分。

因此,从传统意义上来说,在医院环境中,病理学家被视为仅根据样本载玻片进行诊断的人。但现在,我们还做许多其他的事情,如免疫表型分析和分子遗传学研究。我们运营着所有这些实验室,不仅用于诊断,还为患者提供有助于靶向治疗和预后的信息。因此,我们与外科医生、肿瘤学家、血液学家和所有医学专家密切合作。

普通患者是否了解病理学家的角色?

我认为患者通常会认为他们的主治医生会处理一切。或者他们认为会有一个黑盒子,就像一台机器,只要将组织放进去,就可以查看结果。大多数人不明白病理学家做了什么,因为他们的印象通常来自于他们在电视上所看到的,更多是类似于法医的工作。

您如何描述病理学家的角色?

一些人将病理学家称之为“医生的医生”,因为实际上是我们在向医生解释这些疾病是什么。这有点居高临下[笑]。由于医学中其他领域都是亚专业化的,主治医生非常了解疾病,他们也要求病理学家亚专业化。我们必须拥有几乎所有器官系统的专家,确保他们的信息是与时俱进的,并且他们向主治医生提供的信息也是相同的。

您在什么情况下参与患者诊疗?

会有不同的方式。其中一种情况是,如果他们进行肿瘤活检,那么标本会直接送到我们这里,我们会对其进行研究。之后,我们会在肿瘤讨论会上展示标本,由一组医生进行病例讨论,并直接与主治医生一同合作。如果患者之前在另一家医院被诊断出来并且转诊至这里,他们通常会把标本带来,由我们进行查看并诊断。在其他地方诊断出来的病例中,有5%到10%的患者,当他们来到一所学术医疗中心时,诊断结果会改变。所以,这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我们与患者诊疗相交的另一个领域是,如果需要细针穿刺,外科医生或主治医生会请病理学家使用针头取下一小部分细胞样本。病理学家会很快给到一个初步诊断,然后在一两天后给出最终诊断结果。此外,有很多时候,当外科医生在手术室中切除肿瘤或组织时,他们需要知道他们是否切除了所有肿瘤或组织,或者需要确认他们切除的是什么。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做冰冻切片,这些切片用于手术室等待时的快速诊断。


病理学家助理Rachel Poon在测量一片心脏组织样本

这一领域是如何变化的?

最大的领域是分子遗传学和基因组学。现在,几乎对于所有的肿瘤,我们都有一个庞大的基因组学团队,对超过1,200个基因进行筛查。我们保存所有数据,但会告知主治医生已知的会影响患者诊断或预后的基因结果。由于存储了所有数据,因此,如果发现新的与疾病相关的基因,我们也可以重新分析数据。

一些基因突变被作为治疗针对的目标,一些则是预后所针对的目标。我是血液病理学家,负责白血病和淋巴瘤。在同一白血病中,与其他遗传性改变相比,某些基因突变决定了明显不同的预后。它在显微镜下看起来是一样的,但是一旦你了解遗传学,你就可以更好地预测它对治疗的反应是好还是坏。有一些白血病的遗传性改变有完全不同的治疗方法。肺癌也有不同的治疗方法,已知对某些遗传性改变起作用,但对其他的不起作用。因此,了解这些信息可以防止将昂贵的药物浪费在不会产生反应的肿瘤上,并直接让患者找到合适的药物。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病理科的独特之处在哪里?

我们拥有芝加哥地区所有病理部门中最全面的基因组测试。我们不会把标本送去外面的实验室,而是就在这里对其进行检测。因此,我们可以在肿瘤讨论会上向主治医生解释结果。如果有任何问题,外科医生和肿瘤学家可以找到分子病理学家,邀其一起查看病例并解释结果。如果这些结果报告是从外部公司获得的,数据可能会非常混乱。

这一点使我们脱颖而出,并有助于我们的研究工作,因为拥有这些肿瘤的所有分子数据使我们很容易与临床同事合作,他们的研究很可能需要挖掘这些数据。

病理学的未来发展方向是什么?

亚专业化正在成为一种标准。我们的大多数培训生都是亚专业学科的,或是在他们的第一份工作中只专注于有限的几个领域。 我们的大多数病理学家至少负责两个特定领域,因此我们在所有不同领域拥有足够的专业知识。就是这样,将这些辅助测试(尤其是分子遗传学)与诊断相结合,并帮助主治医生进行解释。任何人都不可能了解所有的疾病,因此当我们的病理学家亚专业化时,他们就成了社区中需要帮助诊断疑难病例的其他病理学家和医生的专家。这就是我们可以产生最大影响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