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如何确定脑死亡以及脑死亡意味着什么,神经重症护理医生在寻求更明确的答案

日期: 2021-04-14
媒体:

1620733235996285.jpg


Fernando D Goldenberg(医学博士,神经重症监护学会成员),几乎是偶然进入的神经重症护理领域。作为一名在家乡阿根廷工作的年轻重症护理医生,他在一位著名神经外科医生的指导下执业,这位医生的名气吸引了许多患有挑战性病情的人来到他们这家小小的医院。Goldenberg发现自己对治疗脑损伤的挑战感到着迷。

 

 “大脑有一些独特之处--我可以预见,我们将改变急性脑损伤患者的未来,这一领域的新发展很快就会到来”,身为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神经重症专家,Goldenberg谈到:“即便在多年前,当我们有一些病例尚无可靠的治疗方法时,我仍看到了未来新疗法的前景。”

 

自那之后的几年里,Goldenberg已经成为重症护理和神经重症护理方面的专家,并且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神经科学重症监护室主任和综合中风中心联席主任。 现在,他能够为患者提供这些新的治疗方法,并且还希望分享关于当现有的治疗方法不够用时应该怎么做的指导意见。

 

“我工作中最棒的部分就是我能帮助改善患者的预后”,Goldenberg 说:“大多数重症护理领域的目标是帮助患者存活下来。神经重症护理有一点不同。神经重症护理病房的一些患者将遭受某种程度的长期神经残疾。对于这些患者来说,我们的目标不仅是他们的生存,还包括他们接受治疗后的生活质量,这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体验。“

 

对于少数患者来说,即使是最迅速、最高质量的护理,可能也不足以防止其不可逆转的和灾难性的脑损伤。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会发展到脑死亡,即整个大脑所有功能不可逆转地停止或结束。鉴于脑死亡等同于死亡,这对于医护人员和患者家属可能都是一个艰难的话题。

 

“我们所做的部分工作就是确定脑死亡”,Goldenberg谈到:“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由神经重症专家来宣布脑死亡,这使我们能够为这些患者及其家人提供持续、安全和一流的护理。我们非常关注确定脑死亡的诊断,并避免在这一艰难的过程中产生误解。”

 

Goldenberg致力于为患者提供始终如一的优质护理,这促使他参与了“世界脑死亡计划”,这是一个全球性的医疗服务提供者社区,旨在就确定脑死亡的标准达成共识。2020年,Goldenberg与世界各地的同事一起,帮助撰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为确定脑死亡的临床标准提供了新的指导方针,其目的是在全球范围内提高这一主题的一致性。

 

“这个话题非常独特,因为你面临的情况是,你正在定义某人是否已经死亡”,Goldenberg 解释说:“从外部看,这些没有反应的身体在被宣布脑死亡前一分钟和其后一分钟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他们的身体仍然温暖;显示血压或心率等迹象的监视器看起来是一样的;他们仍然连着呼吸机上。在这些情况下宣布死亡是一项复杂的任务。“

 

在过去的几年中,为了在医学界更好地阐明脑死亡,他所做的一部分努力就是和同事们举办了一个研讨会,在为期一天的模拟活动中对医生进行确定脑死亡的培训。对该类型资源的需求很快就显现出来了——研讨会的有限席位很快被填满,最终,Goldenberg和一支脑死亡专家团队开始对培训师进行培训,教导临床医生在自己的机构和网络里主持类似的研讨会。

 

显然,对改进脑死亡诊断指南的需求很高。

 

“挑战在于,在美国和世界范围内,临床医生宣布患者脑死亡的方式存在差异”,Goldenberg说:“每个州都有自己的立法;每个医院和医疗网络都有自己的政策。虽然他们都持有相同的基本概念,但现实情况是,有时即便是同一机构中的不同提供商,也可能在一些次要细节上存在分歧。”

 

世界脑死亡计划就是在这一挑战中发展起来的,其目标是尽可能统一这些标准,同时承认,一开始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达成了共识。

 

“这些指南中没有什么是全新的”,Goldenberg说:“来自世界各地的20多位该领域的专家组成的小组共同研究了现有出版物,并就该主题达成了共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全面的文件从所有这些不同的角度来检查确定脑死亡的方法。”

 

该项目是一个挑战,因为在关于脑死亡主题的充分研究和世界各地在如何诊断脑死亡方面的医学差异方面存在一些差距。为了解决这些障碍,该小组细分了脑死亡诊断的13个关键主题,包括测试大脑功能和血流的方法,以及关于谁应该被认为有资格诊断脑死亡的建议。已发布的文件包括17个额外的补编,其中涉及该专题的法律和宗教方面等问题。

 

“我们花了很多年才结出一些成果”,Goldenberg 说:“自从专门的指导委员会启动这个项目以来,已经有五六年了。”

 

这一文件旨在对脑死亡的基本概念进行定义,并通过对现有研究和医学专家共识的概述,不仅指导临床护理,还指导法律挑战。

 

Goldenberg希望这些指南在未来几年中对重症护理提供者有用。

 

“死亡的定义必须经受住时间的考验”,他说:“在理想情况下,我们今天所定义的死亡不应该与五年后的定义不同。我们永远不知道十年后会出现什么新的医疗技术,但我们真的需要尽最大努力提供一个持久的共识。这将使我们能够在现在和将来为我们的神经ICU患者提供尽可能最好的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