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移植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进行历史性的连续三重器官移植手术

三重器官移植患者Sarah McPharlin拥抱心脏移植外科医生Valluvan Jeevanandam


两名来自密歇根州和伊利诺伊州的29岁患者接受了背靠背的三重器官移植,以取代他们衰竭的心脏、肝脏和肾脏,目前正在康复中。这标志着美国医疗史上令人激动的第一次。

 

两项手术由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一支团队完成,从12月19日至21日,分别进行了超过17和20小时。根据联邦统计数据,这标志着美国医院首次在一年内完成了一次以上的此类复杂手术,更不用说在27小时内完成了。这是美国第16例和第17例该类型三器官移植病例。

 

加上这两例病例,世界上没有其他机构执行过更多该类手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还曾在1999年、2001年、2003年和2011年进行过心-肝-肾移植手术。

 

“像这些的罕见移植病例为捐献者和家人提供了独特而难忘的遗产”,希望之礼器官和组织捐献者网络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evin Cmunt表示。希望之礼是一个非营利器官采购组织,负责协调器官和组织捐赠,并在伊利诺伊州和印第安纳西北部提供捐献者家庭服务和教育。“令希望之礼成员感到自豪的是,我们与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等受人尊敬的移植中心合作,这有助于将捐赠的礼物带给更多家庭。”

 

虽然芝加哥大学医学团队花了将近两个月时间为这两例病例作准备,但他们还没有计划几乎同时进行两次三器官移植手术。

 

“即使是在最疯狂的梦里,我们也从未想象过两者几乎同时发生”,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移植研究所外科医生兼联合主任John Fung(医学博士)表示,“完成这项任务就像在马拉松比赛中试图表演一场高空芭蕾,但我们始终对我们患者和团队的能力充满信心。”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在移植方面的突破由来已久,可追溯到1904年,当时心脏外科医生Alexis Carrel开发了将切断的血管两端连接在一起的技术,该手术使器官移植成为可能。1912年,Carrel也因此获得诺贝尔奖。医学中心继续其推进该领域的发展,率先开展了骨髓移植研究,并进行了世界上首例成功的活体肝移植、美国首例减体积肝移植与劈离式肝移植和伊利诺伊州的首例胰腺移植。

 

患者

 

来自密歇根州的29岁职业治疗师Sarah McFarlin在12岁时接受了第一次心脏移植,当时她患上了一种罕见的心脏炎症——巨细胞心肌炎。但在接下来的17年里,各种并发症导致了心脏移植的失败。液体开始积聚在她的腿和腹部,损害她的肝脏和肾脏。她咨询了其他几家医院的移植团队,所有这些医院都告诉她,他们无法进行必要的三重器官移植。最终,她被转介到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

 

McPharlin于11月初入院。那时她的腿和胃因为过多的液体而肿胀,以至于她再也不能穿自己的鞋子和衣服了。

 

“由于我身在一个乐观的家庭里,我并不认为我真的感到生病和不舒服”,她说,“但现在,我感觉好多了。令人惊奇的是,如此简单的事情,简单到我们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却能让人感觉如此美好。”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之前已经为McPharlin接受了两名捐献者的器官捐赠。虽然有各种问题阻止了移植手术,但这给移植团队提供了一个机会来调整这一艰巨的手术计划,最终将手术计划用于两个而不是一个需要多器官移植的患者。


Sarah McPharlin和Daru Smith一道前行


29岁的Daru Smith五年前首次被诊断出患有多系统结节病。这种罕见且难以诊断的疾病会导致器官组织中形成成簇的炎性细胞,这有时会导致心律不齐甚至心力衰竭。结节病除了影响心脏外,还导致严重的肝肾功能障碍。

 

11月8日,这名来自芝加哥南区的卡车司机在上呼吸道感染转化为肺炎后住院。他的心脏功能下降到15%。

 

“我们刚刚在移植等候名单上列出了Sarah,Daru就来了,他也只有29岁”,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心力衰竭、移植与机械循环支持主任Nir Uriel(医学博士)谈道,“我们觉得团队的心态是,三器官移植是可行的,我们也可以帮助达鲁。”

 

手术

 

随着圣诞节的临近,人们开始焦虑起来。然后,在12月18日,第一个为Smith进行器官匹配的电话来了。一天后,为McPharlin匹配器官的电话也打来了。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手术团队前往两家不同的医院(一家在伊利诺伊州,另一家在另外的州)去取回这些器官。

 

Smith的所有新器官都来自于同一位已故的捐献者,McPharlin也是。虽然找到三个器官的匹配比找到一个单一器官的匹配要困难得多,但医生通常更愿意使用单个供体进行多器官移植,因为身体更容易接受同一个来源的外来组织。

 

“捐献者才是真正的英雄”,肝移植外科和项目主任Talia Baker(医学博士)说。“总是令我感到惊讶的是,面对刚刚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任何未知悲剧,这些捐赠者家庭能够平静下来,考虑将生命的礼物赠送给完全陌生的人。”


Daru Smith,三器官移植患者


Smith的手术于12月19日下午3点07分开始,花了17小时11分钟完成。McPharlin的手术于12月20日下午6点04分开始,持续20小时23分钟。

 

两人的三器官移植手术都遵循相似的模式:

 

           心脏移植首先由心脏外科主任Valluvan Jeevanandam(医学博士)执行,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全部六例心-肝-肾手术中的心脏移植手术都是由他完成的。

 

           接着由Baker进行肝移植手术。

 

           最后,两名患者在手术的最后阶段接受了一个新的肾脏,由肾与胰腺科主任、器官共享联合网络(UNOS)前任主席Yolanda Becker(医学博士)执行。

 

“时间因素给我们的工作增加了压力,因为一旦心脏离开供体,我们只有大约四到六个小时,而其他器官的存活时间可以稍长一些”,Jeevanandam谈到,“三重移植放大了过程中的复杂性和协调性,因为心脏需要首先进入身体并得到维持,然后其他团队再植入肝和肾。”

 

器官移植顺序的选择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失血(在手术过程中,每个患者最终得到6到10个单位的血液和血浆)。但这一顺序也意味着,必须精心采购和移植每个患者的新心脏,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任何创伤,使其尽可能强大,以便在接下来的两个马拉松手术中维系Smith和McPharlin的身体。

 

“我们有一个22人的手术室团队,由外科医生、护士、麻醉师和其他人组成,随着每个病例的手术进展,大家以接力赛的方式轮流进出”,Becker谈到,“我们已经做好准备,每次手术需要24到32小时。而事实上,随着团队的有效合作,每次手术所需的时间都少得多。”

 

下一步

 

两名患者仍留在医院。出院后,他们将继续接受密切监测,以及至少明年一年的定期检查。

 

在他们从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出院后,患者和他们的家人计划在当地餐馆一起用餐。

 

Smith渴望和他3岁的儿子待在一起,他把儿子称为“我的生活动力”。他还希望就职业生涯的转变以及成为一名励志演说家的可能性进行探索。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他说,“我通常不会做'新的一年新的你'这种总结规划。但老实说,这就是新的一年,也是全新的我。”

 

McPharlin则期待着外出沐浴阳光。她希望最终能够重新工作,继续滑雪和帆船,“就像一个典型的29岁的人。”


“我想让捐献者的家人知道,我很感激他们在悲痛时刻做出的慷慨决定”,她说,“器官捐赠之所以起到如此大的作用,正是因为这种无私的精神。我很感激这个机会,并希望尽最大努力过上充实的生活,以此表示对他们给我的礼物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