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律失常诊疗中心
同步化:医患关系的重要性

接受手术并不像在公园散步。我们很可能会感到焦虑,也许会感到害怕,并且一定会在手术结束之前进行倒计时。尽管没有两次手术是相同的,但了解医生的背景和类似经历可以增强患者的心理舒适度和对手术的信任度。

这正是Ole Imports的区域销售经理Erin Drain来到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就心脏电问题寻求第二诊疗意见时遇到的情况。

在进行网络搜索时,这位32岁的芝加哥大学校友读到了一则关于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心脏电生理学主任Roderick Tung医生的故事。作为一名年轻人,Tung医生曾经历过一次消融术(一种纠正心律失常的微创手术)。

“我对真正经历过消融术的人所描述的经历很感兴趣”,Drain表示。她患有预激综合征,其症状包括心跳加快(室上性心动过速)和头晕。

Drain患有非常健康的年轻人所常见的心律失常”,Tung医生说道,“我与她有相似的经历:在一个非常相似的年龄患上心律失常和心悸,这让我感觉自己会死去。对于大多数患者,我都可以体会到他们因心律紊乱而产生的焦虑。”

Tung医生的案例中,手术治愈了他的心律失常,并激发他选择了医学专业。

“二十多岁时,我做了一次消融治疗,得到了完全治愈,那是在我做住院医师实习之前。所以我相信消融术一定能治病“,Tung医生表示。并且因为这样的经历,他感觉自己能与像Drain这样的病人产生真正的联系。

Tung医生还提到:“当我真正有过这样的经历,我就能很容易说出'我经历过这些'。我曾经躺在手术台上。我曾经是一名病人,并接受了消融术。消融可以完全改变生活质量,我为此深表感激。”

而生活质量的提高正是Drain所期望的。

“我妈妈到现在还在谈论这个画面”,Drain提到,“Tung医生为我做完消融术后走过来,脸上带着巨大的笑容说:‘手术非常成功,她的生命从现在起就有所不同了’。”

手术后,Drain意识到她比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感觉好多了。

“我总可以感觉到心脏比以前工作更努力一些,”Drain说。“现在,每当我静坐时,我都想知道为什么我不会一直感觉到心跳。我是鬼吗,我死了吗? 我感觉不到心脏跳动。这很奇怪。我感觉很放松。'”

回想起来,Drain表示,她从Tung医生和团队那里得到的无微不至的照料会给她留下一个难以忘怀的记忆。

 “我们的团队有一套完整的方法来照顾患者。我们的七名电生理学家、我们的护士和实验室技术人员都致力于患者诊疗并了解个体情况”,Tung医生表示,“这让患者有一种特别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