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学科脑中风与神经血管诊疗
AVM威胁生命,复杂手术让大学运动员重回赛场

20岁的Sam Messina出生于伊利诺伊州Hinsdale,就读于阿拉巴马大学。这位大三学生的生活状态非常好,正为他的第三个曲棍球赛季做准备。不曾料到,一个喷嚏改变了一切。


2016年9月,Sam在和朋友吃午饭时打了个喷嚏,随即感觉到血涌入头顶。他痛苦地倒在地上昏迷了片刻。恢复意识之后,他感到双手刺痛,视线模糊。他意识到身体出了问题,立刻去了当地的急诊室。


医生们最终诊断出Sam患有脑动静脉畸形(AVM),一种先天性脑部血管异常。AVM通常会隐藏数年不被发现,除非血管破裂并导致大脑出血和其他问题。Sam的血管破裂造成了小中风,影响了大脑的视觉区域。


当地医生表示无法对Sam的AVM进行手术,手术可能导致Sam永久失明。他们提出进行三年放射治疗来逐渐收缩血管。Sam无法再打曲棍球。


Sam的父亲Joe Messina连夜驱车十几个小时赶到阿拉巴马,陪在儿子身边。对于长期放射治疗的前景,Joe并不确定,他和妻子决定把Sam带回家做确诊(第二意见)。在一位朋友的催促下,他们找到了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神经血管外科主任、医学博士Issam Awad。


Awad并不为Sam的AVM感到烦恼。凭借超过30年的针对复杂神经血管疾病的手术经验,Awad建议立即进行手术切除。他确告Messina一家,手术实际上是更安全的选择,因为放射治疗虽然可能缩小AVM,但也可能会再次流血,并造成持久损害。


“社区神经外科医生可能看不到太多这样的病例。他们可能会在职业生涯中看到两三个这样的情况“,Awad谈到这种罕见疾病,“我们的团队每周会遇到一两例。”


Awad的话立刻让Sam和父母放松下来。他们表示相信Awad能够成功移除复杂的血管。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医疗团队安排了Sam在同一周进行脑部手术。


“我们遇见Awad医生的第一天,当我们到达那里时,他已经读完了Sam的所有病历报告”,Joe说道,“他对Sammy的情况了如指掌。他每次走进来,都像Sam是他唯一的病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