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干细胞移植
少年靠CAR T细胞免疫疗法战胜血癌


儿童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儿童ALL)是最常见的儿童癌症。但是常见并不一定意味着容易被攻克。15岁的Cedric Elery在长达几年的艰难日子里亲身体会到了这一点。

 

“我在学校的健身房里,突然感到疲倦,然后就昏倒了”,芝加哥西区居民Cedric谈道,“这让我感到震惊,因为我以前从没生过病。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种状况持续发生。我被吓到了。”

Cedric的妈妈Tomika Nelson也注意到了他的疲乏,并决定带他去医院看看。然而,没有人找到可能影响他健康的原因,于是他们尝试了另一家医院。那里的医生很快确认了疾病,并将他转介到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科默儿童医院。


Cedric被告知他必须开始接受化疗。

“我每周至少要去看三次医生并进行化疗”,Cedric谈道,“我很害怕,因为他们告诉我化疗可能引起的所有问题,我会如何脱发和减轻体重。”

家人希望化疗可以治愈疾病,但Cedric的病复发了。随后,他接受了同种异体干细胞移植,包括将匹配的供体细胞移植到他的骨髓中,以恢复免疫系统。

Cedric将在医院呆上四个多月,最终会有一名护士全天候陪伴在他身边,帮助监测他在面对疾病和治疗带来的副作用时所遭遇的精神和情绪挑战。

“我们必须持续祈祷才能度过难关”,他的妈妈说道。

全家人围绕在这个少年身边对他予以支持。正如癌症专家所说,这些支持对患者成功抗癌的能力至关重要。

“我的很多家人每天都轮流上班”,Cedric表示,“我的奶奶、姐妹们、叔叔们......大家轮流陪着我,为我做任何我所需要的事情。”

在一段时期内,干细胞移植似乎是成功了。


然而,癌症依然存在,Cedric开始失去希望。他的体重减轻了,头发也掉了,有好几个月没去学校,也没参加社交活动,只是被关在医院的病床上。

“他的疾病有非常具有攻击性”,Michele Nassin表示。Nassin是一位医学博士,是为Cedric进行治疗的医生中专门从事小儿血癌和干细胞移植的医生之一。“因此,他回到我们身边,我们为他提供了一种叫做CAR T细胞治疗的新型治疗方法。利用这种方法,我们取用患者自己的T细胞并加以增强,以对抗癌症。”


当时,Cedric几乎不知道他很快会与许多“第一”联系在一起。

2017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将CAR(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用于治疗儿童ALL病例,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成为首批经认证可以提供该治疗的机构之一,Cedric正是受益于此。


事实上,芝加哥大学医疗系统是全美第一个为成人和儿童患者提供该突破性治疗的机构。

Cedric也成为了科默儿童医院第一个接受CAR T细胞治疗的儿科患者。该治疗将患者自身的抗病白细胞(T细胞)重新编写,用来寻找、识别和攻击癌细胞,而不损害到健康细胞。

科默儿童医院组建了一个团队来帮助Cedric对抗疾病,包括儿科癌症医生Gabrielle Lapping-Carr,James LaBelle和John Cunningham,以及Gracie Foote等护士。


在细胞输注当天,他的增强T细胞被装入一个小包,并连接到静脉。

为了增加好运,Nassin医生和Cedric当天都穿着他们最喜欢的Vans鞋。Nassin称Cedric为“现代Imelda Marcos”,因为他的鞋子收藏和对时尚的喜爱。


Cedric的诊疗团队知道他会面临严重的副作用,而且疾病还可能会持续下去,因此努力使他保持微笑和乐观。他们提出要看他参加舞会的服装照片,一件镶有亮片的蓝色西装和搭配的鞋子。


细胞输注后约一周,Cedric感觉正常。几周后,他的血液没有显示出疾病迹象。那是在春天,从那以后,症状就一直在缓和。


Cedric真的是个很酷的孩子”,Nassin表示,“他有如此强烈的精神,他和他的妈妈每一次都是尽全力来到这里,并做好为了保持健康而需要做的所有事情。现在看到他经历了所有艰难事情后呈现出的另一面,真的很棒。“

自从得到缓解后,Cedric参加了学校舞会,并去夏威夷和佛罗里达旅行。他还打算进行更多旅行。到秋天,他将开始高二生涯。


“我曾经很害怕,但我一直有家人陪在身边,所以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这位少年说。“癌症是无法与CAR T细胞疗法一较高下的。”

癌症也不能与Cedric一较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