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外科手术与康复医学
创新手术使经受多年肩痛的前高中运动员成为一个“全新”的人

直到去年,35岁的Tom Kavanaugh还在以一套例行常规开始他的每一天。在典型的睡眠中断的夜晚,他会醒来服用两粒额外的强效泰诺,以使他的右肩疼痛麻木一些。几小时后,他又要再吃两粒。再几小时后,他需要吃更多粒。在过去的五年中,他服下了太多对乙酰氨基酚,其副作用对他的肝脏造成了影响。

直到Kavanaugh与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骨科医生、医学博士Megan Conti Mica会面前,他还确信这种持续的疼痛不会再消失了。然而,就在2017年初,由Conti Mica实施的肱二头肌肌腱固定术改变了他的生活。

“没人提出过这项手术建议”,Kavanaugh谈到,“手术解决了所有问题,就像为我的生活打开了电灯开关。”

作为一名前高中足球运动员和摔跤手,Kavanaugh的长篇故事始于17岁的肩袖撕裂。当时,他接受了第一次肩部手术。之后,他一直在参加竞赛,造成肩膀脱臼和更多损伤,于是接受了又一次手术。然而一个月后,他又发生了车祸,刚做的肩部修复又被破坏。他接受了第三次手术,在读大一这一年,并一直感觉不错。直到2004年,他的肩膀又开始持续疼痛。

为了寻求帮助,在芝加哥从事金融销售工作的Kavanaugh咨询了其他医生。他保持着相当活跃的举重运动频率,甚至练习了一段时间的柔道,但是他需要处方药物来控制疼痛。一段时间之后,医生们停止了开药。

“我去看过的每位骨科医生都告诉我同样的话:'你已经做过三次肩部手术,可是太不走运了'。我以为我的余生会在痛苦中度过。”

Kavanaugh搬到了芝加哥,他的家庭医生将他转介给Conti Mica医生,并告诉他Conti Mica会看其他医生不看的疑难病例。 “起初我对此持怀疑态度,但她告诉我她认为她可以提供帮助。”

Conti Mica是一名手和上肢外科专家,她建议进行肱二头肌肌腱固定术,为他的二头肌肌腱寻找新的合适位置,并缓解肩部疼痛。Conti Mica对阿片类药物和止痛药进行了广泛研究,对Kavanaugh因依赖非处方止痛药引起的肝脏问题也很敏感。手术前,她与Kavanaugh进行了详谈,因此他可以用最少量的处方药有效地控制他所经受的疼痛。

几个星期以后,困扰十多年的肩膀疼痛消失了。Kavanaugh重新开始工作并和他的两只狗一起玩耍。两个月后,他再次开始举重。

“我成了一个全新的人”,Kavanaugh表示,“Conti Mica医生改变了我的生活,我对她充满了感激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