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移植先驱John Fung正在推动器官移植的界限范围

日期: 2019-05-23
媒体:

当被问及John Fung是一位什么样的医生时,外科主任Jeffrey Matthews(医学博士)的回答毫不犹豫。

 

他是我在外科手术中见过的最有思想、最优雅、最善良的人之一Matthews 表示,他所带来的平衡非同寻常——既能推动有趣的、范式转换的工作,同时又是如此人性化、如此专业、如此温情。

 

Fung医生于2016年将这些技能带到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当时他被任命为移植外科主任和新的移植研究所首任主任。对于这位外科医生、教育家和研究员而言,这就像是一次回家——他曾于芝加哥大学获得医学学位和免疫学博士学位。

 

在罗切斯特大学做过住院医师后,Fung搬到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PMC),在Thomas Starzl博士的指导下磨练技艺。Starzl是众所周知的现代移植之父,在20世纪60年代实施了首例人类肝移植手术,并开创了现代免疫抑制药物使用的先河。

 

在匹兹堡的接下来的20年里,Fung巩固了自己作为移植先驱的声誉。他领导了一项大规模的他克莫司(一种开创性的免疫抑制药物)临床试验,为更广泛地采用器官移植铺平了道路。Fung晋升为移植主任,并担任了UPMC首任Thomas E.Starzl外科教授。在匹兹堡任职期间,他对移植免疫学方面的多项发现进行审查监督,并为800余篇科学出版物做出了贡献。

 

2004年,Fung离开UPMC来到克利夫兰诊所,在那里他最终领导了卫生系统的移植中心。他继续建立着他在克利夫兰的声誉,开发新的微创肝脏外科技术和移植手术,制定肠道移植计划,并为供体器官使用新的保存技术。

 

他仍然与Starzl保持密切联系。在凯斯西储大学一个教职位推荐信中,Starzl回应了Matthews的话。他写道:“John是一个温暖谦虚的人,他似乎很难理解他的禀赋远远超出普通水平。

 

而对于自己重新定义器官移植的可能范围这件事,Fung将其归功于Starzl的推动。

 

他总是对我说,'如果你相信某些东西,就让它们去发挥作用,那么你就可以弄清楚它之后是如何运作的这些细节’”Fung说道,这是一个简单化的解释,但我采纳了这种理念,因为我想改变现有的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