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Sonali Smith:无惧淋巴瘤的挑战

日期: 2020-09-23
媒体:

1624372063721859.jpg

在致力于淋巴瘤的职业生涯 20 年后,Sonali Smith(医学博士)仍然致力于为这种复杂的癌症寻找更好的治疗方法,并将其尽快带给患者。


20175月,Sonali Smith(医学博士)给淋巴瘤患者Linda Winkler带来了惊人的消息。Winkler的癌症在经过多年的多次治疗后复发,目前已完全缓解。

 

“Smith医生告诉我,我是一个行走的奇迹。” Winkler说。

 

就在一个月前,Winkler坐着轮椅来到Smith的诊所,当时她因为身体太虚弱而无法行走。这位科罗拉多州女性在被告知只有几个月的生命后,来到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参加一项新免疫疗法的临床试验。

 

与我开始职业生涯时相比,我现在能给更多的患者带来好消息2001年加入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癌症诊疗团队的Smith谈道。

 

1990 年代,当Smith还在医学院读书时,化疗是淋巴瘤患者的唯一选择。如果他们对治疗没有反应,则给予更激进的化疗。大多数复发性淋巴瘤患者未能存活。

 

但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当Smith从一名实习生成长为全美公认的专家时,她见证了淋巴瘤治疗的演变和革命,她描述为简直就是戏剧性的

 

1997年,就在Smith开始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接受培训的前一年,第一种癌症靶向疗法单克隆抗体获得了FDA批准。抗体是免疫系统用来对抗感染的蛋白质。单克隆抗体可以被设计成攻击淋巴细胞表面的特定靶点,淋巴细胞是淋巴瘤的起源细胞。在FDA批准的临床试验中,最好的结果出现在最常见的非霍奇金淋巴瘤类型中。

 

治愈率提高了。生活质量有所提高,患者寿命也有所改善Smith说:成为这种癌症治疗第一次飞跃的一部分,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Smith决定将她的职业生涯献给淋巴瘤护理和研究。

 

淋巴瘤是一种难以诊断和治疗的复杂癌症。它有大约80个亚型,专家将其分为三类:生长缓慢、攻击性和高度攻击性。癌细胞可以到达身体的任何器官。淋巴瘤能够影响年轻人和老年人,男性和女性,以及所有种族和民族。

 

没有病人是一样的Smith谈道。她与一支由病理学家和肿瘤学家组成的团队合作,为每名患者确定淋巴瘤的确切类型,并制定个性化的护理计划。

 

我们的目标始终是通过一线治疗来治愈侵袭性淋巴瘤Smith说:但是,如果淋巴瘤特别耐药,对化疗或干细胞移植没有反应,我们现在可以提供比以往更多的东西。

 

医生、教师、导师

 

Smith乐于接受淋巴瘤患者的多样性,还持有与他们建立终身关系的想法。她说话温和,面带微笑,以热情和令人放心的态度对待病人而闻名。

 

Sarah Long(注册护士,护理学硕士),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成人淋巴瘤专科的护士导医,每天都观察到Smith对患者的同情心和善意。

 

她很好地为患者解释一切,捕捉到他们正在经历的一切Long说:经过深思熟虑后,她会给出他们的下一步计划。

 

来自印第安纳州明斯特市的Marlene Markovich刚被确诊为非霍奇金淋巴瘤,她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检查室里焦急而害怕地等待着。但后来我遇到了Smith医生,她给了我很大的希望Markovich说:我知道我会得到照护。

 

1624372162656565.jpg

Sonali Smith(医学博士)与淋巴瘤患者Clayton Harris

 

另一位淋巴瘤患者Clayton Harris也称赞了Smith的态度。她让我觉得我是她唯一的病人”,他说。

 

Smith还以出色的教学而闻名,她花了很多时间来教育来自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和世界各地的护士、实习生及医学同行。

 

“Smith医生是一位优秀的导师,她致力于增加每个人对淋巴瘤的了解并提高他们的技能,同为淋巴瘤团队护士导医的Katherine Gacek(注册护士,护理学硕士)说。

 

Smith曾为淋巴瘤研究基金会做过100多次演讲,在全美教育活动中向大型团体发表过演讲,并担任多个科学团体的教育委员会主席——所有这些都表明她在时间和专业知识上的慷慨。

 

我相信沟通和教育对患者和照护他们的临床团队都是有帮助的Smith说。

 

持久影响

 

作为一名临床研究人员,Smith经常担任多中心试验的首席研究员,开发和测试淋巴瘤的新疗法,重点关注复发和难治性疾病。

 

我们已经达到了化疗所能做到的极限,她说。我们现在的注意力集中在寻找无需化疗的方法上。

 

就在几年前,Smith再次参与了淋巴瘤和其他血癌创新疗法的问世。

 

免疫疗法(以CAR T细胞疗法最为有名)利用免疫系统的力量来对抗癌症。CAR T细胞疗法的一些首批临床试验集中在复发的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身上,通过增强患者自身的T细胞来寻找并摧毁癌细胞。在这些患者中,高达40%复发患者经历了完全缓解。

 

来自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的Scott McIntyreSmith的病人之一,也是第一位参加伊利诺伊州CAR T细胞临床试验的淋巴瘤患者。

 

在接受治疗几周后,Smith打电话给McIntyre:癌症已经消失了。和Winkler一样,McIntyre也成了Smith另一个行走的奇迹。

 

免疫疗法正在彻底改变我们治疗某些血癌的方式Smith说:它改变了我们的算法,让我们在淋巴瘤治疗方面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淋巴瘤的为什么怎么做

 

Smith第一次对免疫系统着迷是在她在大学和医学院学习免疫学的时候。为什么本应保护我们免受疾病侵袭的免疫细胞会变成癌细胞,以及它们是怎么变化的?

 

Keith HooglandSusan HooglandHighland投资的支持下,Smith创办了Hoogland淋巴瘤生物库,使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研究人员能够获得淋巴瘤患者的生物样本和临床数据。自2013年生物库成立以来,已有1600多名患者登记,并收集了500份样本。

 

这是一份无价的资源Smith说:我们希望这项组织研究不仅能帮助解释人们为什么会患上淋巴瘤,还能引导我们为每位患者提供更个性化的护理。

 

远景

 

当不在医院或没有参加美国和国际淋巴瘤会议时,52岁的Smith会和她的丈夫以及四个年轻的孩子呆在芝加哥的家中。

 

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我不去旅行,我做了其他选择,这样就可以和家人呆在一起,她说。

 

她的丈夫Norm Smith(医学博士)是一名外科肿瘤学家,与她共同分担抚养孩子的责任。

 

我看到男人们在其职业生涯中超越我,但我不能一次性做完所有事情,她说:因此,我决定从长远来定义我的成功。

 

现在,Smith不仅领导着淋巴瘤专科,还担任着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成人血液学/肿瘤学临时主任。淋巴瘤研究基金会(Lymphoma Research Foundation)最近任命她为科学顾问委员会候任主席,她将成为第一位担任这一职位的女性。她将指导其他44名世界知名的淋巴瘤专家,他们正在寻找最有前景的淋巴瘤研究项目,以获得该组织的支持。

 

我还将在之后更多的年月里继续致力于淋巴瘤的更好疗法,她说:也许会有另一个让癌症大吃一惊的突破。如果有的话,我希望当它发生时,我就在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