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移植
突破性丙肝治疗可以帮助需要器官移植的人

37岁的Brad Goodman有三个女儿和八个侄子侄女,他的日历上总有一天留给家庭庆祝活动。我的家人就是我的一切,这位来自芝加哥北郊的男子说到,为了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我愿意做任何事。

 

但从2011年开始,Goodman患上了一种称为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PSC)的罕见肝病,他的健康状况开始逐渐下降。这种慢性的进行性疾病会使连接肝脏和小肠的胆管发炎并阻塞。在婚礼前一周,我第一次住院了,他说。

 

终于,Goodman开始因为PSC并发症而定期进出医院。我的肝脏正在衰竭,我的生活谈不上任何质量,他说,我知道如果没有新的肝脏,我将无法活着看到我的孩子们长大。对我们家来说,那是一段可怕的时光。

 

2015年,Goodman被列入肝脏移植轮候名单。一年多过去了,没有可用的器官。他的时间不多了。

 

接下来,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医生向他提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问题:他会接受丙肝病毒阳性捐赠者的肝脏吗?

 

我对丙肝的唯一了解就是病人可以接受肝脏移植,只因为他们有肝脏Goodman谈到,当我接受了科普之后,我就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丙肝是一种病毒性疾病,影响着全世界约7100万人。丙肝曾经非常难治,但在七年前,一类新的抗病毒药物极大地改善了治疗效果。

 

治疗丙肝的这一进展在器官移植领域产生了意想不到的连锁反应。通常,由于担心感染会导致移植后器官损伤,除了最绝望的病例外,大多数移植团队会拒绝来自丙肝阳性捐赠者的器官。然而,因为有了新的药物,包括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在内的一些经挑选的医疗中心已经重新考虑了这一理念。

 

丙肝是我们现在最容易治疗的病,我们几乎可以治愈所有人,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肝病中心主任Michael Charlton(医学博士)谈到,因此,如果我们从患有丙肝的年轻英勇的捐赠者那里获得真正健康的肝脏,并将其提供给那些因疾病而受到生命威胁或生活质量被改变的患者,他们就可以更快地接受移植。

 

Goodman表示,他很感激Charlton和其他医生为他提供了这一选择,包括消化疾病中心联合主任David T.Rubin(医学博士)和外科医生Talia Baker(医学博士)。

 

2017820日,Goodman被列入移植名单640天后,他接到电话:有可用的肝脏了。手术非常成功。经过三个月的抗病毒药物治疗后,Goodman治愈了丙肝。

 

随着疾病的痊愈,Goodma恢复了精力,也恢复了生病时减掉的50磅体重。在秋季繁忙的选举季为候选人工作后,他和他的家人前往佛罗里达州,度过了一个急需的假期。

 

我感觉很棒,现在我可以享受更多的家庭时光了,他说,没有我的医疗团队,我今天就不会在这里。我真的太幸福了。